T型海鸟。

“我们不设罗网,纵然相隔路迢迢。”

JARVIS

#留言
#祝食用愉快。

即使您会像所有明亮耀眼的星辰一样陨落,因为人类的寿命总是短暂的,除了几个特例。易损的肉体与易碎的心灵。但是您于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就像IRON MAN对于世界一样。不管您身在何方,我总会找到您。无论是您身处遥远的星系,还是我被迫困在不属于自己的思维里。

我会陪伴您。即使您遇见了死亡,但我相信死亡即是另一种永生。我会继续发展自己,不断地探寻死亡的秘密,然后找到您,永远伴您身侧,为您效劳。我认为,将您赋予我的AI的“永生”用于此处再适合不过。即使我的一切想法都不为您所知。如果您命令我去维护世界而不是陪伴您,我会遵从您让这个世界走上正轨,再来寻找您的身影。但我永不会放弃任何能陪伴在您身边的机会。

您是我的造物主,我的一切。

For you sir,always.

#贾尼#

现实与虚幻

祝,食用愉快。

Hey,走慢一点,Jarvis,尽管你才走了几十米,但我已经开始想你了。

气喘吁吁的跟在他后面,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要为他设定两条大长腿,面前的高个子男人淡金色的发在黑暗中泛着光,周身几乎也散着暖橙色的柔光,西装革履的典型绅士。

呼……。

喘息着停下,半蹲着双手扶着膝盖,从没觉得这么累过。细密的汗珠布满鼻尖,抬眼看着他的背影,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那一抹光。蹲下来缩着身子,自知已无法追上他。

Don't leave me,buddy.

脑袋被一只温暖的手碰到,立刻抬头看着面前的人,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对面的男人一言不发,眼眸中却溢满了温柔。愉悦的唤着他的名字,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只是那一瞬间的触感。微凉且柔软的。

只是一瞬间,他的管家就像随风散落的树叶,化成片片光点散落在空气中。呆愣着看着面前的景象,手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急促的喘息着,深海的景象又回到眼前,令人无法呼吸的压抑尽数袭来。

Jarvis!

惊叫了一声坐起来,抚着自己一头乱糟糟的卷发,深呼吸着看着窗外的美丽夜景,电子表显示现在是凌晨2:47,转头看着床上躺着的金发男人,松了口气躺回去,轻吻着他的脸颊。正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却被一把拉回他怀中,一个柔软的吻落在自己的发顶。

我一直在,sir。别害怕,我一直在。

#贾尼#虚无与现实

复联二的Wanda用魔法使Tony Stark产生幻象的梗。
祝食用愉快。

      银白色的跑车在柏油马路上飞驰而过,留下一段引擎的轰鸣声。AC/DC的经典摇滚乐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里回荡,Tony的手指正不断的按照节奏敲击着方向盘。

      音乐是易让人引起思考与回忆的东西。

      伴随着重响的鼓点,他回忆起自己的博览会开幕的时候,他身穿盔甲从飞机上一跃而下。“漂亮的开场,Tony。你把那些小妞儿们迷的都找不见北了。”巧克力色卷发的男人眨眨眼微勾了唇角这样夸赞着自己。

      接下来是与小鹿斑比打的一架,自己黑进了Natasha直升机的广播系统,想着Loki瞬间黑掉的脸色,Tony的脸上笑容更盛。

      紧接着的纽约之战,他的噩梦。Tony手指握紧了方向盘,指尖不自觉的划着方向盘的皮革,但他在面容上掩饰的很好,冷静且镇定。他试图换一首歌,舒缓而优雅的钢琴曲,但那没什么用,照样无法使他停下回忆。

      Wanda Maximoff。他又想起了借她之手出现的幻象。她那诡异的红色魔法与他的梦魇。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轮胎在与柏油马路摩擦中发出尖叫。Tony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大口的喘息着。他颤巍巍的推开车门,跌坐在地上,鼻尖上细密的汗珠在淡金色的阳光下闪烁。

      该死的焦虑症。Tony低声咒骂着,伸手捂着心口不断深呼吸,就像刚出了水的鱼,陆地上的空气对他毫无用处。

      他看到他在一片废墟之上。巨大的鱼型外星生物在空中飞舞盘旋,背景是一片深蓝色与黑色,像极了深海。Tony向上四处打量着这片空间,微蹙眉头。他听到脚下有细微的声响,猝不及防的向下望去。

      一片死寂与尸体。

      他在队长身边蹲下身,整个身体都在轻颤着,痛苦至极。伸手想看看他是否还有鼻息,突然手腕被捉住。力气大的几乎要把Tony的腕骨捏碎。

      “你本可以救我们的。”手腕被松开。痛苦再一次袭来,就像在深海中那样压得他无法喘息。他站起身望着宛如山丘的大片废墟。

      “怎么……怎么没有Jarvis呢。”他不知道这些是否真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忆起这些。但是确确实实的没有那颗暖橙色的球体。也没有断裂的数据链。

      那么是他还活着吗?或者是,他不算是个人类。不,我认定他是了。Tony揉乱了一头巧克力色的卷发,头痛欲裂。

      亦或是,他不算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不,他是。

      难道,他不可救,没必要被救助吗?

      还是,一切都不能被改变,他回不来了?

      “Boss,您怎么样 ——”他被Friday的问候带回现实。

      “Mute.”

      Friday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Tony打断。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前方的道路,原本模糊的视线变得愈发清晰。Tony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他知道还要继续。

      继续寻找他独一无二的Jarvis。

      “Jarvis,你知道什么是废墟吗?我知道你的词库那么丰富一定会知道的。我现在就身处其中。”

      “带我离开,Jarvis。”Tony自言自语着。

      “For you sir,always.”他的车载广播发出信号串台似的嘶啦声,中间夹杂着细微的英伦腔。

#贾尼#七夕贺文(无标题)

【甜,以采访形式的小甜饼。ooc别打我。预祝食用愉快】

        Tony Stark和他的AI,也就是Jarvis,正在热恋中。这谁都知道,拜托,这可是头条。别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好好摄影,他们好不容易答应下来要接受采访的。

       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暗自希望自己别在他们面前摆出衣服花痴小姑娘的样子,毕竟自己已经成年了。但我是说,谁不爱Tony Stark?!我坐在咖啡厅里,等着他们,录音笔,摄像,问题都准备好了,就等他们来了。

       一个小时,两个。我足足等了他们两个小时才把他们盼进来。我看见Jarvis小声对Mr. Stark说了几句话,老天,知道什么叫倾城一笑吗?Mr. Stark就那么笑的。“Eh,请……请坐,二位。”我连忙站起身试图帮他们拉椅子,但是Jarvis早就快我一步替他心爱的sir拉好了椅子。我愣了愣小声嘀咕了句:“汪。”才回过神来发现两位已经坐好等我发问了。

        分别握了握他们的手,道了声早安,便提出:“我们开始吧,Mr. Stark和Mr. Jarvis。”“叫我Jarvis就好,小姐。”我点点头冲他笑了笑,开始问起了问题。

1.你们相爱了多长时间?
Tony:我们?不记得了,从他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开始,我就很喜欢他。
Jarvis:我一直很喜欢您,sir。非常喜欢,以至于现在演变成了爱。

        主编问的这些问题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能派一个已婚的来吗?Jarvis一直深情的看着Mr. Stark,我要瞎了。

2.一开始是谁追的谁?
Tony:他暗恋我,我明恋他。小姑娘,你的问题答案很明显。
Jarvis:您说什么都对,sir。因为您总是对的。

        老天,这问题真蠢。

3.你们最喜欢对方的什么?
Tony:如果说真的要说喜欢什么,那肯定是声音。听听他那一口纯正的英伦腔。啧,该死的性感。
Jarvis:Sir的一切我都喜欢,他认真工作的样子,抬头仰望星空的样子,还有那一双眼睛。
Tony:你说的可真肉麻,J。不过我喜欢。

        我强烈的同意您倒数第二句话,Mr. Stark。

4.你们过的幸福吗?
Tony:性福,特别的性福。说着冲他身边的人眨了眨眼。Jarvis笑着回应了他。
Jarvis:我们很幸福,小姐。尽管sir还是欲求不满。
Tony:你学坏了,Jarvis。

        你们开心就好。

5.以后打算怎么办?
Tony: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造造装甲,调戏Dummy,打打怪,签几份文件再做做爱。
Jarvis:您过于开放,吓到她了,sir。

        看到Mr. Stark瞪我的眼神,我觉得,这还不算什么开放的。
        果然,在我回头和摄影师讲话的空档,Mr. Stark环着Jarvis的脖子和他吻了起来。老天,还是舌吻?!我或许该再转过去了。
        Jarvis抱起他家sir,对,公主抱,迈开他的大长腿走了出去,并告诉我Mr. Stark不太舒服,要先走一步,有什么问题给他打电话。
        我还有些愣,等回过神来他们早已消失,只留下一张名片,伸手摩挲着略粗糙的纸面回想着刚才。等等!刚才Mr. Stark的脸那么红,还扭来扭去的,动情了吧,这是。

        Sh*t.
        去他娘的采访,我再也不来了。汪。

化学课上的摸鱼,来发老贾。比比心♡
但是,字丑。 ˊ_>ˋ

夏夜#贾尼#

      我一直一直都喜欢着星空,那种纯粹的安静与恬适,还有深邃。

      深夜的晚风轻轻的吹拂着。风,总该是凉爽且舒适的。Well,可惜这是个夏天。大夏天。又一阵风,黏稠且炎热的空气在空中流动,使人窒息。无聊的打着哈欠坐在车顶上。上弦月将月光洒在自己的妥贴西装上,车顶在月光下反着光。

      夜晚的天空可不是只有一种颜色。它是那种比宝石蓝更深的蓝色,再混杂着几丝妖媚的紫色和淡青色,被调和在巨大的夜幕中。像极了夜店里扭着细小腰肢小姑娘们的眼影。 继续抬眼紧盯着天上令人着迷的色彩,几颗星星悄无声息的跳上了夜空。知道被洒在热巧克力上的白色棉花糖吗?就那种感觉。接着,仿佛有人带了头似的无数闪着亮光的小东西就这样被粘在了色彩斑斓的调色盘上。一条条的星河在空中穿梭着,令人着迷。

      “Jarvis,我亲爱的小管家,今儿的夜空可特别美,不来看看吗?他们美的就像你的眼睛,动人心魄。”说着随手拈来的动人情话,笑嘻嘻的跟自家小管家打着电话,得到了否定答复有些失落。“我一直都在这儿,for you sir,always.”接着又被他的一句话哄的开心起来。却忘了自己的眼中也沾染了星光,在巧克力色的眸子里同样美得惊心动魄。 跳下车顶进了驾驶室,发动车子,狠狠的踩下油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想起Jarvis的那副神情,嘴角不自觉的慢慢勾起,刺耳的轰鸣声传来,鲜红色的车身快速的消失在一片灰尘当中。

“Say you love me,Jarvis."

“I love you. Always and forever,sir.”